确诊9722例;泪目,封城第七天,武汉妈妈和孩子们的留守实况!

教育 未结
0
0 109
小凡
小凡 2020-02-01












希望每天收到我们的文章吗,点上面蓝色文字语文关注就可以。

‍‍‍2019年12月高考分类练习专辑出炉,买买买!

高考第一品牌语文月刊代码46-88每月一本定价12元。其中每年8月高考优秀作文点评专辑、9月高考试题分析专辑、12月最新高考分类练习专辑、4月最高高考冲刺AB卷二套题等为高考必备!咨询微信160170248,手机13602424805


 语文月刊2019年8月高考作文专刊目录

海量免费试题,请关注1试题20186.1-7.5全部语文试题    2.试题仓库201861日前全部语文试题  3.文2018年7月试题  4.试题仓库2018年7月全部语文试题 5.初中试题仓库请点这里 6.小学试题仓库请点这里

作者:元气圆子

来源: 妈咪PLUS

#最新疫情地图#

截止1月31日13点01分,#全国累计确诊增至 9722例#,疑似15238人,死亡213人,178人治愈出院,其中,#湖北累计确诊增至5806例#死亡204人,116人治愈。


(现在是24小时都更新,所以随时会有变化的,以上为支付宝数据)




腊月二十四,公婆已提前一周从武汉回到山西老家收拾、采买,等我们回去过年。


二老想念孙儿打视频过来:


“看爷爷挂好了红灯笼,等你回家。”


腊月二十八回家的票已早早定好,只等年底忙成狗的老李站完年前的最后一班岗。


这天小年,只有我和刚刚从幼儿园放假的小李留守,不忍在家冷清,和邻居妈妈约出门“配齐”过年三大件之指甲和睫毛,顺便给刚从幼儿园里放出来的小神兽们放电。


晚上老李回家,放电成功的小李早早睡了,我们吃了饺子、窝在客厅看了场电影。


几个久未谋面的朋友约着明天带放寒假的孩子们去汉口一个室外公园玩。


那天的朋友圈写道:“天地安静,酝酿着一年的收尾,这样简单的幸福里,反倒有一种真实到骨子里的温暖。”

那时尚未预知,乌云正在席卷而来,小年夜的平静和幸福在几个小时候后将被打破。


晚上打开手机,刷了下明天约着一起出行的朋友群里,惊出一身冷汗。


官媒口中“个例、可防可控、尚未发现人传人”的不明肺炎,已经在民间以另外一个版本开始发酵。


微博、微信群截图上令人不寒而栗的消息暗流涌动。



拿出早早备好、又因为“官方辟谣”收起来的口罩,后怕不已今天带着小李出去逛了一圈。


应了那句话:


“那时非典,我只是个大小孩,一点都不怕。可是现在我比任何时候都要害怕,因为我是孩子的妈妈。”



第二天早晨,在妈妈群里通报了疫情的风声,叮嘱群里的妈妈不要带孩子去人多的地方,出门记得带口罩,后面几天都决定和小李宅在家里。


傍晚,带小李出门在小区溜达了一圈,决定在回老家以前,都把活动范围锁定在小区内。


对疫情未知的恐惧和做母亲的本能,让我隐隐盼着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把孩子带回相对安全的山西老家。


但接下来的几天,事情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开始发展。


我们所生活的这座以九省通衢著称的城市,开始成为病毒集散地。


返乡、旅游、放假的人群从这里离开,其中一些人,带着这种不明病毒迁移到了全国甚至世界各地。


此刻人们并未察觉,一场战役即将打响。


20号,暗流终于成为山呼海啸,疫情似乎在一夜之间升级,各地出现病例,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新闻喷涌而出。


钟南山来过武汉以后,推翻之前省市的说辞,亮明“人传人”“潜伏期可传染”的结论。


恐慌、迷茫、愤怒的情绪爆发,封城的风声开始骚动。


21号,老李此刻还在上班,我带着小李在家,连小区也不再出去。


在门口扔垃圾的时候,隔壁邻居带着口罩出门,说自己办公室的同事疑似感染,办公室正在消毒。


关上门回来,我一边为还在工作的老李操碎心,一边开始郑重的考虑,明天到底还要不要走。


如果走,四天前出过门,我们会不会是病毒携带者?


在火车上,大人可以坚持带五六个小时口罩,但是孩子能不能配合?


万一我们是潜伏期,回家以后如果发病,小城市的医疗条件会不会无法救治?


反复斟酌后,我和老李决定,这个特殊的春节,我们留守在武汉的小家。


这个决定对充满故土情结的北方汉子来说并不容易。


五年前的此刻,也是在腊月二十九,老李突然高烧不退,肺炎住院。


不得已,我们退掉了回山西的火车票,那年三十儿,还没有小李的我们,挤在中南医院的病床过了年。

夜里,老李梦中醒来,用手使劲的蒙住脸,哽咽着说梦见爷爷奶奶了,想叔叔姑姑了。那个种了豆角和西红柿、有高大枣树的山西小院,是他魂牵梦萦的牵挂。


2019年夏,我们在老李长大的山西小院


男儿有泪不轻弹,老李身上有着北方汉子和家中长子特有的隐忍和坚强,这是我们认识十几年中,为数不多的见他流泪。


大滴大滴眼泪从他捂着脸的指缝中流出来的时候,我既错愕且心疼,只能不说话的摸着他的头。


万万没想到五年后的今天,我们又一次因为肺炎,在所有人团聚的时候,留在了武汉。


但这一次和我们一起留下的,还有无数个家庭。


晚上打视频给小李的爷爷奶奶,提前回去挂好灯笼准备吃喝的等儿孙回家团聚的二老,一边说着理解和叮嘱的话,一边红了眼眶。

2017年三十,在老李爷爷奶奶的山西大炕上



听说我们决定不回山西,小李的外婆赶紧火急火燎的电话来要我们开车回十堰避一避。


这时,离开武汉的人已经被形容为“逃离”,但凡和武汉沾边的人视为视瘟疫般远离与驱逐。


我又陷入纠结中,到底走还是不走?


封城的呼声越来越大,如果留下,我们未来会面临什么,全然未知。


如果回去,我们万一真是病毒携带者,传染给家里的亲人该当如何。


考虑再三,我们决定还是留在武汉,留在我们的小家,原地自我隔离。


在APP上下单买了些菜回来,把刚刚清空的冰箱填满。


此时我们已经确定无误的决定,这个年我们就留在武汉,留在我们的小家里,哪儿也不去。


昨天还懊恼不能回乡过年的老李,把遗憾和挂念吞进肚里,宽慰我们娘儿俩说:“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就是年。”


我指着外面灰蒙的空气跟小李解释,


为什么我们不能回去看爷爷家的红灯笼和城门,为什么不能回去找他心心念念的佑佑哥哥玩了:“因为空气里有很多小病毒,我们出去了可能会生病。”


又笑着把懵懵懂懂一知半解的他搂紧在怀里:”爸爸妈妈在家里陪你玩,我们也会很开心。”


晚上小李睡了以后刷刷手机,情况正以想象不到的速度恶化。


在微信上得知身边已经有认识的人,生命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天。


唏嘘一阵,想着我们小年那天我居然还带着小李出去玩了大半天,失眠半晌。


这天是腊月二十八,我们在家自我隔离的第四天。



第二天起床以后,封城从传言变成了现实,手机上朋友和家人的问候铺天盖地。


我和老李坐在床上懵了一会儿,所有不可能的事情在此刻都变成可能。


但眼下最紧要的事情是,昨天买的菜只够吃两天。


我赶紧摸出手机在昨天下单的APP定菜,显示到晚上才能派送。


盒马不在派送范围,在京东下单后,不放心,打电话过去问,说是已经停止接单了。


老李全副武装出门,准备去超市囤一些接下来需要用的物资。出门前我嘱咐了又嘱咐带好口罩。


给小李穿好衣服,抱到餐椅上,拿出昨天买的面包和牛奶。


我刚吃了一口,突然无数个念头挤进脑海:


封城,那现在超市会不会在哄抢食物呢,老李能不能买到吃的回来?


封到什么时候?封城的时候物资会不会及时供应?


疫情现在发展到什么程度了?现在买菜的人肯定很多,老李出门会不会有危险?


我手上的这个面包会不会是我们最后的食物了,孩子后面会不会挨饿?


拥有一千多万人口的副省级城市,突然切断了所有交通要道,变成一座孤岛。


我们正在经历谁也没有经历过的事情,而我三岁的孩子正在我身边,将要和我经历接下来的一切。


我把自己的那块面包放回冰箱,如果万一真的没有吃的了,我希望至少别饿着孩子。


在那个当下,我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这几天来如电闪雷鸣般发生的一切,让我觉得有些魔幻和离奇。


几小时以后,老李带了五大袋食物回来,回家第一件事是衣服全脱了扔到阳台,然后洗澡,漱口。一边塞满冰箱,一边笑说超市已被搬空。



看着被塞满的冰箱,我突然觉得挺满足,至少几小时前的担心已经化为乌有。


小李从爸爸带回来的袋子里看见佩奇海苔,欢呼雀跃又蹦又跳,好像拥有了全世界。


看着笑的没心没肺的他,心里突然特别有力量:


此时有吃的、有爱的人在身边,

此刻我们都健健康康的,挺好。


明天就要过年了。


晚上老李突然接到电话,他所供职的建筑企业承建了武汉类小汤山紧急隔离中心,他临危受命,需要马上赶到现场。


他穿好衣服,我从后面抱住他,眼泪忍了又忍,那一刻心情很复杂。


这几天,身边的每个人都想做点什么,捐献口罩、物资、去帮助一线的人,或者哪怕只是留在家里自我隔离。


也有很多其他地方的朋友联系到了口罩的资源,大家成立了很多志愿者的群,让这些资源能尽快送到需要的地方。


我们的城市生病了,我们想要它快点好起来,想尽一点自己可能的力量。


老李要去做的事让我觉得很骄傲,这是他应该去做的事。


可是我不可能不担心,他也是我们这个小家的顶梁柱。


快一点睡下时,老李未归。


三点醒了,还没回。


又睡了不知道多久朦胧醒来,伸手摸一摸,人在身边,才放心睡去。


天蒙蒙亮又被一个电话叫醒,我们还没说上一句话,他就匆匆穿上衣服和一脚泥巴的鞋子走了。




今天是三十了。


本来觉得不能回家团聚,那么一家三口在一起就好。


而现在只剩我和小李了,那么平安就好。


年年过年说“平安喜乐”,但平安像空气和水一样自然而然的时候,也就变得透明无感了。


但此刻,身处被病毒和流言包围的暴风中心,看着我的至亲在风暴中逆行,深深觉得:平安真的是福。


不想再过度关注新的消息徒增焦虑,给小李做了早餐,没心没肺的玩了会儿球和积木,我们倚在床头,各自安静的看会儿书,觉得眼明心静。


和和外婆打来视频问小李:“过年好玩吗?”

小李没心没肺蹦蹦跳跳的笑着说:“很好玩。”


我觉有挺安慰的,对孩子来说,过不过年、回不回家,也许都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妈妈陪着他。


转眼到了午饭时候,吃饭大户不在家,两个人的年三十中午,简单炒了两个清淡小菜。


炒好菜一扭头,小人儿蹲在厨房外面的地上,翻出饼干修了一条长长的“饼干路”,又用积木和棍子造了一座“高架桥”。


对着自己的作品欢呼得意一番,自己搬着板凳卷袖子、洗手、爬上餐椅。


简单的年饭,吃的小嘴鼓鼓,却不忘哄老母亲开心:“妈妈,你给我做的饭真好吃。”


是啊,战役在继续,但生活本身也需要前行。


盼在外的老李平安,身边的小李喜乐,这个年就算是完满。


封城第二天,自嗨的小李


下午六点,消失了一天一夜的老李发消息说“一会儿回”,欢欢喜喜加了两个菜,蒸了北方人过年必备的饺子。


即使是三个人的除夕,也要像模像样的过。


老李进门起就没有停下,抱着电脑打仗般的不停接打电话。


我在厨房忙着做年夜饭,小李凑过去想和爸爸玩,爸爸只能抱歉的说“宝贝自己玩会儿,爸爸现在很忙”。


我琢磨着,这个人回来了,心还在工地上。


饭菜上桌了,老李的手几乎没离开过电脑和电话,边吃边叹气:“这顿饭吃的好愧疚,我在家吃年夜饭,我兄弟们都还在工地上。”


我当这只是一句玩笑,笑着一个白眼怼过去:“实在不行您蹲门口吃去?”


结果饭刚吃完,老李看着一张同事在工地上吃盒饭的照片,突然哭了,背过身打开门好一阵才回来,眼睛还红得像兔子。


我感动且感慨:我家孩子爸,真是铁汉柔情啊。


这是我为数不多的两次见他流泪。


大年三十,武汉类小汤山建设者在工地上


这些天来,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像老李一样,为我们正在生病的城市痛过、哭过。


我的眼泪终于在看到那个“武汉城市实景”的视频时,肆意的流下来。



我们如此熟悉的、无数次走过的街道,几乎变成了一座空城。


我们笑过、哭过、奋斗过的这片载满我们回忆的土地,此刻受伤的样子,让我心疼。


我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如此的热爱着这座城市。




初一早晨,挨个儿跟家里长辈视频拜年。


我妈在手机那头说:“每天都要跟我们打个视频才行,看到你们好好的我们就放心了。”


封城那天我妈说:封城了,城外亲人的心也封在了一起。


封在城里的还有无数的孩子们,他们是我们最想保护的人。


外面正在不断发生病痛和死亡,但如果我们能成为一座温暖的堡垒,置身其中的孩子们会记住的就不是阴霾,而是妈妈的爱和陪伴。


就像电影《美丽人生》中的那个即使身处纳粹集中营中,也依旧会给孩子用游戏和故事筑起一座爱的城堡的爸爸。



爸爸被枪毙的前一秒,依旧装出滑稽的样子,让孩子相信这是一个游戏


在妈妈群里说了声:“放下手机,我们一起想想怎么陪孩子玩吧。”


一呼百应。


花样百出的种种玩法开始装点这个有点冷清的年。


如果没有阳光,那我们就自己发光。


这天晚上,小李睡着后,居然在梦里“咯咯”的笑出声来,声音脆亮,笑了很久,好听极了。


我借着客厅撒进卧室的微弱灯光俯下身看他梦中的笑脸,眼泪再一次涌上来,这次是因为感动。


真好,所有这一切在孩子的心里,是一个美好的梦,这一刻,我真的很欣慰。


其实不仅是我们在陪伴孩子,孩子也在陪伴着我们,他们的笑脸有治愈的力量。


他梦中的笑声,和笑得挤在一起的鼻子和眼睛,都在提醒着我:

我是妈妈,是一线建设者身后的港湾,我也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


我不能被飞速发展的疫情**、不能被漫天飞舞的流言和谩骂**、更不能被内心的恐惧和焦虑**。


更何况,我们有这么多人,站在一起,把微弱的光汇集在一起。


封城第四天,全情陪伴孩子的妈妈们


如《美丽人生》中那个爸爸,拥有一种精神上的强大,不被恐惧占有,而是做自己的主人,选择尊严。


这正是哲学上“自由”的一种定义:


“自由不是你总能够改变现实,而是在同样的现实面前,你总能够选择你和这个现实的关系。”


我越来越笃定的坚信,有无数生活在这里的人与我一样,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如此的热爱着这座城市。


我们从四面八方而来,最终留在这里,相爱、立业、成家。


我们的孩子出生在这里,我们曾是这里的旅人,但最后我们和这里的江风、湖景、街道、甚至汉骂融为一体。


这里将是我们孩子魂牵梦萦的故乡。


春天的时候,这里的樱花还会盛开,大江依旧会奔腾,小龙虾还会热气腾腾的端上街头巷尾的餐桌。


卖热干面、蛋酒、苕面窝的早餐铺子照旧会人声鼎沸。


撒上葱花、满嘴麻香的吃完一碗面,这座城市新的一天就会开始。


点个【在看】,冰雪会消融,一切都会过去。我们会永远和这座城市站在一起,抚平她的伤口,守护她、保卫她、重建她。


作者:圆子,三岁男孩妈妈,华中科技大学管理学硕士,游戏力科恩亲授讲师,妈咪PLUS创始人,好奇说绘本阅读推广人。微信:floradeng88

文章转自:朗读君

文章转自:

本文系转载,原作者:告知帮您署

本文由语文日刊yuwenrikan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致原创作者:若发现误侵了您原创保护版权,应系第三方原因,请联系,马上删除!谢谢!

欢迎原创投稿,打赏归作者!

投稿:160280748@qq.com;  商务:QQ160280748

欢迎关注语文日刊公众号yuwenrikan!


初中试题库大(stkuda)

小学满分100(meiyuanyyy )


回帖
  • 消灭零回复
有账号去 登录 ,无账号 去打字 可自动生成!
去打字就可以设置个性皮肤啦!(O ^ ~ ^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