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0
首页 练字文章 《我见青山》节选 by明开夜合

《我见青山》节选 by明开夜合

2020-08-01 17:56  浏览数:79  来源:小键人246772
0

“为什么道歉?”
陆青崖:“要道歉的多了,让你跟你爸妈闹僵,你生病了我还得马上归队,不能陪着你。”
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他心气高,惹她生气又不肯道歉。
她明明有一万种理由不原谅,可每回还是在他拐弯抹角示好之后,坦然地接受。
人活得太过肆意妄为,总会在自己真正在乎的事情上绊得头破血流。
后来才明白,不是她宽容,是年少无知的时候,他享受爱,却并不真正懂得爱。
他真想问她一句,自己何德何能。
“林媚。”
“嗯?”
陆青崖却沉默下去。
有些话还是说不出口,只能在心里起誓。
今后,爱她,呵护她,以他的生命和忠诚。
而陆青崖,确确实实什么都没有了,除了一腔时刻准备挥洒山河的热血。
他在怎样的心情中彻夜离家,背井离乡?
他在枯燥而辛苦的新兵连的日子,夜晚不得不直面内心的时候,想到了什么?
他九死一生的时候,是否觉得生命已无太多值得眷恋,是处青山可埋骨?
命运对人是公平的。
那个清晨,在陆家的大宅里,她遇见此后请求她“驯服”的,桀骜的陆青崖。
从此麦田、星辰、玫瑰……所有的一切都有了意义。
昨晚,沈锐问她,如果陆青崖不再回来,她后悔跟他和好吗?
即便和好后不能百年,是百年中的一年,一个月,一天。
她也决不后悔。
所谓爱,不过是:
万丈深渊,素履而往。
我见青山,青山不老。
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他沉默良久,“……行动算是大获全胜, 过几天总队要进行荣誉表彰,以及……”
以及给虞川追封功勋,举行遗体告别仪式。
陆青崖很平淡地“嗯”了一声。
这样的行动,即便成功, 大家仍然不想参与。
只希望祖国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干净的。
虞川一直是一个十分要强的人。
从入队开始,就常因为觉得自己体能拖了集体后腿而憋着一股劲。
他一直想要证明自己。
陆青崖不痛苦吗?
他或许比其他人更甚。
送走战友的场合,近九年的职业生涯,他不是第一次。
但却是第一次,亲眼见证并肩作战的伙伴,是怎样一点一点,生命流逝,而自己无能为力。
但他同时也是中队的队长,他得替中队站好最后一班岗。
所以,只能坚强,不能软弱。
最后到来的,是陈珂。
她立在窗边,身体单薄,极用力,才能让自己不要哭出来。
年轻姑娘忍了再忍,声音抖得字不成句,“……我还没告诉虞川,我喜欢他……陆队长,他最后……说没说什么……”
“他说他也喜欢你。”
这话,或许虞川并不想告诉陈珂,但陆青崖觉得得说。
“他……”
“他不想耽误你,所以……”、“我忘不了他,至少……至少现在,我忘不了他……”
“……陆青崖,你要继续穿着这身制服,不然你会一辈子都得不到安宁。”
陆青崖怔愣。
林媚说得没错。
如果他离开了这个队伍,虞川的牺牲,会成为他永远也解不开的心结。
她懂他。
懂他自己都有些没想明白的,隐隐的焦灼和愤懑。
他因为她会大哭,以为她要他保证立即远离这样命悬一线的生活。
可是她没有。
她劝他不要转业。
陆青崖喉头滚动,向着她伸出手。
林媚迟疑了一霎,把手递过去,再靠近,头抵着他肩膀。
连日的忧怖、痛苦、疲累一层一层袭来,她终于哭出声。
从虞川的遗体告别仪式离开,陆青崖准备去送林媚他们去机场。
朗晴的天,穹顶极高。
陆青崖站在门口的小广场上,仰头去看那随风舒展的国旗。
极其夺目的红,是热血的颜色。
他闭眼站了许久,忽然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
睁眼一看,是林言谨跑过来了。
林言谨一把抓住他的大掌,急匆匆地说:“爸!快走!司机要等得不耐烦了!”
陆青崖一愣。
一时未防,倒被林言谨不知道从哪里生出来的力气拽得趔趄了一下。
林言谨这猝不及防的称呼让他反应片刻,而后笑出声。
再仰头看,湛湛青空之下,他最后一次闭眼。
心道:
亲爱的战友,山高水长,壮丽的风景与俗世的烟火。
由我,继续守候。
林言谨坐在陆青崖肩上:“陆队长,你记不记得你说过要教我散打?”
陆青崖:“我说过吗?”
“说过!”
“行吧,教你。”
“什么时候教?”林言谨试着松开手,去够顶上树木的叶子。
“就今年吧,”陆青崖往前看了一眼,林媚隔得有点儿远,压低了声音说到,“等过几个月,我就有时间了。”
“我记着了,你可不许耍赖!”
“我什么时候耍赖过?”
陆青崖就这样举着林言谨,往前走,地上,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影子叠成了同一个。
林媚微笑跟在他们后面,看着林言谨两条胳膊举起来,像飞机的机翼似的,摆得平又直,
嘴里只催促:“陆队长,飞快点儿!”
这是她爱的男人和男孩。
她的生命。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天猫领红包,天天送,每天三次机会哦!

去打字就可以设置个性皮肤啦!(O ^ ~ ^ O)